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新闻频道 > 新闻 > 2019-10-28 16:59:44

西藏人从丹尼索瓦斯那里继承了超级运动员基因

藏人之所以能够适应高原,是由于有时被称为超级运动员基因,或更普遍的说法是EPAS1,他们的祖先与Denisovans繁殖时就获得了EPAS1,Denisovans是一群神秘的史前人类,大约在45,000年前就灭绝了。

当血液中的氧气含量下降时,EPAS1被激活,从而触发更多血红蛋白的产生。该基因被称为超级运动员基因,因为在低海拔时,它的一些变体可以帮助运动员迅速增强血红蛋白,从而增强血液的携氧能力,提高耐力。

EPAS1的一种不寻常变体在几千年前移居高原后在藏人中广泛传播。尽管氧含量低至4,500米或更高,但这种变异使它们得以生存。

“我们有非常明确的证据表明该基因的这个版本来自Denisovans。这非常清楚,直接地表明,人类通过从另一物种获取基因来进化并适应了新环境。”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拉斯穆斯·尼尔森教授说,他是《自然》杂志上发表论文的资深作者。

对于他们的研究,尼尔森教授的团队在40位藏族和40位汉族个体中对EPAS1基因进行了测序。

数据显示,EPAS1的高空变种是如此罕见,以至于它只能来自Denisovans。除了在汉族人中频率低之外,它在其他任何已知人类中也没有发生,甚至在基因组接近5%的Denisovan的美拉尼西亚人中也没有。

在西藏人中发现的EPAS1变体(或等位基因)在高海拔时只会稍微升高血红蛋白和红细胞水平,从而避免了大多数移居海拔4000米以上的人所看到的副作用。

“我们发现藏族人EPAS1基因的一部分与Denisovans中的基因几乎相同,并且与所有其他人类有很大不同。我们可以进行统计分析以表明这一定来自Denisovans。尼尔森教授说。

尼尔森教授描述了导致这一结果的可能情况:“现代非洲人从欧亚大陆进入该地区进入中国时与Denisovan人口杂交,而他们的后代仍然保留着一小部分(也许是0.1%)的Denisovan DNA。 ”

“入侵中国的人群最终分裂了,一个人口移居西藏,另一人口(现在称为汉族)统治了较低的海拔地区。”

尼尔森教授补充说:“也许还有许多其他物种,我们也从中获得了DNA,但我们不知道,因为我们没有基因组。”

“我们可以说这部分DNA是Denisovan的唯一原因是因为这次幸运的事故是对西伯利亚一个山洞中发现的一块小骨头进行DNA测序。我们在DNA水平上发现了Denisovan物种,但是还有多少其他我们尚未测序的物种?”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