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新闻频道医学前沿 2019-10-03 08:42:27

致命内脏利什曼病病例中鉴定出新的寄生虫

巴西研究人员认为,他们已经在Sergipe州Aracaju的大学医院(HU)接受治疗的患者中发现了一种新的寄生虫,可以引起类似于内脏利什曼病的疾病,但对目前可用的治疗产生抗药性。至少有一个人死于与寄生虫感染有关的并发症。

由圣保罗研究基金会(FAPESP)支持的研究结果于9月30日发表在《新兴传染病》杂志上。系统生物学分析表明,最近发现的寄生虫不属于利什曼原虫属,它包括20 多种引起不同类型利什曼原虫病的物种:内脏,皮肤和弥漫性,后者涉及皮肤和粘膜病变。

“从系统发育的角度来看,在这项研究中分析的物种更接近于不能感染人类或其他哺乳动物的蚊子寄生虫Crithidia fasciculata。我们设法用它感染了小鼠,因此我们认为它是一种新的原生动物。建议将其称为Cridia sergipensis。”圣保罗大学RibeirãoPreto医学院(FMRP-USP)教授,研究机构之一的炎症性疾病研究中心(CRID)成员若昂·桑塔纳·达席尔瓦(JoãoSantana da Silva)说,由FAPESP资助的创新和传播中心(RIDC)。

首例病例确诊于64岁的男性,该男性于2011年首次接受内脏利什曼病的典型症状:发烧,脾脏和肝脏肿大以及所有类型血细胞减少(全血细胞减少症)。

“他接受了标准治疗并得到了改善,但仅在四个月后复发。然后,他接受了针对这些情况的最佳药物-脂质体两性霉素B的治疗,并有所反应,但八个月后又复发。 Sergipe联邦大学(UFS)教授,大学医院分子生物学实验室负责人,CRID附属研究员Roque Pacheco Almeida表示,他的全身都出现了丘疹性皮疹,这在内脏利什曼病中是不常见的。

“不幸的是,患者复发后死亡,疾病扩散到皮肤,并进行了脾脏切除手术,这在对治疗无反应的严重病例中是建议的。”

皮肤病变的活检发现防御细胞充满了寄生虫,将其分离并冷冻保存以进行分析。研究人员还在复发过程中分离了骨髓样本,并在手术切除后分离了脾脏样本。

最初,该小组认为该患者非典型地被婴儿利什曼原虫感染。然而,可用于诊断该病原体的分子测试在对从骨髓和皮肤病变中分离出的寄生虫进行的分析中,尚无定论。

感染了从患者皮肤中分离出的样本的小鼠会出现皮肤损伤和轻度肝损伤。出人意料的是,与用作阳性对照的动物(感染了引起皮肤利什曼病的物种大利什曼原虫)相比,新寄生虫的实验性感染在皮肤上的侵袭性更大。被骨髓寄生虫感染的动物表现出内脏利什曼病的典型症状,例如被感染的肝脏和脾脏,但没有皮肤改变。

阿尔梅达说:“我们意识到病人可能感染了两种不同的寄生虫,因此病情严重。”

全基因组

研究人员决定对从患者身上分离出的寄生虫进行全基因组分析,以便准确地找到他们正在处理的疾病。

席尔瓦说:“我们还测序了利什曼原虫的其他物种的样本。它们包括亚马逊菌,巴西杆菌和婴儿杆菌,所有这些都在我们的实验室中存在。” 目的是查看是否存在任何相似之处。

美国过敏与传染病研究所(NIAID)的何塞·马科斯·里贝罗(JoséMarcos Ribeiro)和美国山西省疾病预防与控制研究所的桑德拉·里贾纳·科斯塔·丸山(Sandra Regina Costa Maruyama)在美国进行了生物信息学分析,揭示了新物种与fasciculata的系统发育相似性。在FAPESP的年轻研究者资助(YIG)计划的支持下,圣卡洛斯联邦大学(UFSCar)的遗传与进化。

丸山说:“我们比较了从患者皮肤和骨髓中分离出的寄生虫的基因组,得出的结论是它们是同一物种,并且该物种可以感染内部器官和皮肤。” “我们还对从Aracaju的另外两名对治疗无反应的患者中分离出的寄生虫进行了全基因组分析,确认它们也属于新物种。另外150株分离株正在等待全基因组测序和分析。”

据丸山说,初步结果是通过对被鉴定为表征该物种特征的基因组片段进行分析而获得的,这表明存在于这150个分离物中的大多数原生动物都与拟南芥的特征相符。

“我们使用生物信息学工具识别了该物种特有的基因组区域,并通过实验对其进行了验证。基于这些发现,我们能够进行分子检测以诊断新的寄生虫。与此同时,我们还必须开发一种特定的婴儿利什曼原虫的分子检测。现在,我们可以鉴定出感染患者的寄生虫,还可以检测到任何合并感染,”丸山告诉AgênciaFAPESP。

她补充说,下一步是使该方法更加灵敏,以便可以直接对疑似利什曼病患者的血液样本进行分子检测。

未回答的问题

本文作者指出的研究重点包括寻找可以有效杀死新寄生虫的药物。Almeida表示,各种化合物的测试已经在进行中。

另一个挑战是发现病原体如何出现以及如何传播给人类。“这可能是利什曼原虫与另一属杂交的结果,或者是使克里希迪亚州具有感染哺乳动物的能力的基因突变。或者它可能一直存在于野外,并在人类占据其空间时更接近人类,”阿尔梅达说。

对于丸山来说,当务之急是找出是否可以单独使用Cridia sergipensis导致严重且可能致命的疾病,或者观察到的病例是否是双重感染。她说:“这可能是新的寄生虫正在加剧内脏利什曼病的典型病例。”

根据Almeida的说法,这可以解释为什么Sergipe州的内脏利什曼病致死率在2016年为15%,而预计的比率仅为6%。Sergipe大学医院的传染科和儿科部门的医疗团队与一家国有医院管理公司Empresa Brasileira deServiçosHospitalares(EBSERH)建立了联系,对疑似病例进行了治疗。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