携手健康网携手健康网

新的BRCA靶向药物可以为治疗晚期前列腺癌带来希望

一项 II 期临床试验显示,Talazoparib 是一种新的精准药物,可以控制一些没有选择的晚期前列腺癌男性的癌症。靶向药物——一种称为 PARP 抑制剂的治疗方法,专门针对具有缺陷 DNA 修复基因的癌细胞——减缓了一些晚期前列腺癌患者的肿瘤生长。

BRCA 突变的男性对 talazoparib 的反应特别好——大约一半的 BRCA2 或 BRCA1 缺陷患者对该治疗有反应,在某些情况下阻止了肿瘤生长,首次证明了该药物在前列腺癌中的有效性和安全性。

TALAPRO-1 试验由伦敦癌症研究所的 Johann de Bono 教授和皇家马斯登 NHS 基金会领导。该试验涉及 100 多名晚期前列腺癌患者,这些患者的肿瘤在 11 个 DNA 修复基因中的一个或多个发生改变,并且之前接受过化疗和恩杂鲁胺和/或阿比特龙治疗。

治疗反应

这项由辉瑞公司资助的研究的最新结果发表在《柳叶刀肿瘤学》上,并强调了对前列腺癌患者进行基因组检测的重要性——以便根据基因识别不同的患者群体并相应地调整治疗方案。

作为试验的一部分,接受 talazoparib 治疗的所有患者中,几乎有三分之一——104 人中有 31 人(30%)对药物有反应。具有 BRCA 突变的男性的反应率最高——分别有 46% 和 50% 的 BRCA2 和 BRCA1 突变对治疗有反应。

尽管该药物对携带 BRCA 突变的肿瘤的抗肿瘤作用最为显着,但一些患有 PALB2 或 ATM 突变的肿瘤男性也对他拉唑帕利有反应。

比化疗更温和

研究人员还发现,在患有 BRCA 基因错误的前列腺癌男性中,使用 talazoparib 平均延迟了 11.2 个月的疾病进展——延长了前列腺癌有机会进一步扩散之前的时间。

总体而言,对于接受 talazoparib 的具有 11 个有缺陷的 DNA 修复基因中的任何一个的男性,癌症恶化前的平均时间长度为 5.6 个月。

最常见的不良反应是贫血,但很少有患者因为副作用而停用他拉唑帕利。总体而言,talazoparib 耐受性良好,而且由于它是一种靶向治疗,因此对患者来说是比化疗更友好的选择。

像 talazoparib 这样的 PARP 抑制剂通过剥离癌症的 DNA 防御来发挥作用。具有 DNA 修复基因缺陷的癌细胞——例如 BRCA、ATM 或 PALB2——已经具有有缺陷的 DNA 修复系统。通过使用一种药物来阻断 PARP,当它受损时有助于修复 DNA,我们可以使癌细胞无法自我修复。

由 Alan Ashworth 教授领导的一组 ICR 研究人员首先描述了 BRCA 肿瘤对 PARP 抑制的敏感性。Talazoparib 于 2019 年被欧盟批准用于一些晚期乳腺癌患者,研究人员现在希望它也能与 olaparib 一起成为首批针对前列腺癌的基因靶向治疗药物之一。

“帮助没有选择的男人”

研究负责人、伦敦癌症研究所实验癌症医学教授、皇家马斯登 NHS 基金会的顾问肿瘤学家 Johann de Bono 教授说:

“这些结果再次证明了 PARP 抑制剂在一些患有前列腺癌的男性中效果很好——延迟了疾病的传播并延长了他们的生命,这样他们就可以有更多的时间与家人在一起。

“患有晚期和严重预先治疗的前列腺癌的男性,在 DNA 修复基因方面也有缺陷,对靶向药物 talazoparib 反应非常好,尤其是那些肿瘤中有 BRCA 突变的人。

“一项后续 III 期试验 TALAPRO-2 正在进行中,我希望 talazoparib 将成为一种新的前列腺癌精准药物,帮助那些没有选择的男性,包括一些非 BRCA 突变的患者。”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