携手健康网携手健康网

研究探索内部身体信号的感知如何影响自我概念

与地球上的其他动物物种相比,在他们的一生中,人类可以相当清楚地了解他们是谁以及他们与其他动物的区别。众所周知,这种抽象的自我概念在患有某些精神疾病(包括精神分裂症、边缘型人格障碍和分离性身份障碍)的个体中是支离破碎和模糊的。

罗马 Sapienza 大学下属的 Aglioti 实验室的研究人员最近撰写了一篇评论论文,审查了实验证据,表明这种抽象的自我概念的诞生、维持和丧失与所谓的内感受密切相关。这是指个人对其内部生理信号的感知。

“几年前,我们在 Aglioti 实验室发现了一种新的身体错觉,”进行这项研究的研究人员之一亚历山德罗·蒙蒂 (Alessandro Monti) 告诉Medical Xpress。“正如我们所说,这种‘呼吸’错觉表明你对自己的概念(即你认为你是谁)在一定程度上是由来自你的内脏,尤其是来自心脏和肺部的感觉塑造的。我们讨论了我们的工作与我们的好朋友兼同事 Anna Borghi 教授在一起。”

当 Monti 和他的同事开始讨论他们与 Borghi 教授观察到的幻觉时,他们意识到自我的概念有几个维度,从世俗和物质到社会和精神。因此,他们决定更深入地研究这种错觉,并试图更好地理解它对人们自我概念的暗示。

“我们与 Borghi 教授一起探讨了许多问题,例如:对内部身体信号(也称为‘内感受’)的感知是否会影响自我的所有这些维度,或者只是其中的一些维度?特定器官是否会影响?自我概念的特定方面?当这种感知出错时会发生什么?最后,我们决定写一篇评论来回答这些问题,并从更大的角度构建我们的实验结果,”蒙蒂说。

研究人员论文的出发点是威廉·詹姆斯对自我的经典划分。从本质上讲,詹姆斯在他的《心理学原理》一书中描绘了自我的四个不同层次,即物质自我(作为物质存在的自我概念)、社会自我(作为社会成员的自我概念)、精神自我自我(将自己作为道德人的概念)和纯粹的自我(将自己作为思考和行动主体的概念)。

“我们审查了一系列实验,将参与者的内感受(通过问卷和生理记录测量)与他们自我概念的这四个层面联系起来,”蒙蒂说。“我们纳入了对健康参与者和自我意识扭曲或支离破碎的精神病患者的研究——例如那些经历人格解体、精神分裂症或饮食失调的人。”

对于涉及健康受试者和专注于精神病患者的研究,研究人员检查了一个人的自我概念是否更有可能包括与更强生理信号相关的特征。他们的分析结果表明,人们的自我概念中最亲密和不变的特征是那些最接近心脏的特征(即最受内感受信号影响的特征)。换句话说,人们对自我的抽象概念似乎受到他们对来自身体的信号的感知的密切影响。更具体地说,过去的研究表明,那些拥有更强大和更稳定的自我概念的人更能适应他们内在的身体信号,尤其是他们的心跳和呼吸,并且不太容易产生感官错觉。

“虽然自我的概念也与短暂的感觉和运动体验有关,但我们声称,正是内脏的循环生理学为自我概念提供了坚实的基础,随着时间的推移,通过减少自我概念来促进其稳定性和理智。可渗透外部影响,”蒙蒂说。“我们认为,内感受对自我概念的这种稳定作用不仅限于物质自我,还延伸到社会和精神自我。”

最近由蒙蒂和他的同事撰写的评论论文得出的结论是,人类抽象的自我概念不仅是具体化的;它得到了深刻的体现。在未来,这一观察结果可能对制定自我概念支离破碎或受阻的精神病患者的治疗策略具有重要意义。

“我们目前正在两个方向扩展我们的研究,”蒙蒂说。“一方面,我们认为内感受与自我概念支离破碎或松散的障碍之间的联系值得进一步关注。因此,我们正在与其他科学家和临床医生合作,以评估患有自闭症的患者的自我意识。各种医疗和心理状况,看看内感受训练是否可以帮助他们重新获得更稳定的自我形象。”

除了探索内感受和碎片化的自我概念之间的联系之外,最近的评论论文还强调了现有文献中的一个空白,未来的研究可以填补这些空白。更具体地说,Monti 和他的同事发现,目前人们对肠道(即胃肠道)在定义人们的自我意识方面的作用知之甚少。

“我们正在努力缩小这一差距,”蒙蒂补充道。“事实上,我们最近发布了一份带有令人兴奋的新数据的预印本,这些数据支持了胃和肠道也是我们自我意识的重要标志的观点。”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